当前位置:石臼新闻网>综合>永盈会登录首页 就读公立高中的辩论女神,走出留学“第三条路”

永盈会登录首页 就读公立高中的辩论女神,走出留学“第三条路”

时间:2020-01-11 17:54:42 编辑:

永盈会登录首页 就读公立高中的辩论女神,走出留学“第三条路”

永盈会登录首页,文 | 严柳晴 摄影 | 晓黒

刘伊寒接受外滩君邀请,到外滩教育编辑部小坐。这位高个子女生,戴着一副墨镜,出现在我们面前。她踏进屋子,摘下墨镜,报出自己的名字,咧嘴哈哈笑。见到办公室里的同事来打招呼,主动和对方握手。刘伊寒说话语速飞快,不知不觉,让人如置身辩论赛场一般。说到自己有兴趣的话题,简直能在现场铺排出一篇小型论文。

在高一之前,刘伊寒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“工科女”:参加了许多stem 竞赛班,接受传统的应试竞赛教育。和许多优等生一样,她坚定不移地认为,有出息的人都念数理化,科学改变世界。“不知道为什么,那时认为,学工科才有出息。”

直到高一,生活出现转机。她参加了全美辩论与演讲联盟举办的nsda美式辩论赛。辩论赛的过程,简直是一次思维体操:对手提出立论,逻辑圆满周全,无懈可击,有理有据,其他论点几乎无立锥之地,如何去找出其中破绽,使自己的论述成立?

这一次美式辩论赛,扭转了刘伊寒的道路。今天的刘伊寒,更了解自己,明白“工程师”是自己最不适合的职业之一。回想起来,即使辩论赛之前,她也不是一个“工科女”,而是一个热爱语言逻辑的人,擅长批判性思维,喜欢与人讨论。美式辩论是一个奇迹,带出了她内心野心勃勃的一面。“我喜欢与人探讨,不愿意活在权威之下。”

“我就开始质疑,生活中那些完美的东西,是不是都是有破绽的?比如,相对论是正确的吗?看上去很完美,其实未必。”

在这次辩论赛里,她结识了许多小伙伴,这些小伙伴,来自包玉刚、市西、建平,让她的世界豁然开朗。她提到一位w同学,比她小两岁,独立、有想法、对未来有打算,很早准备完sat,她们一起准备辩论赛事。“她对我影响很大。”

之后,出于辩论赛的激发,也大约受到伙伴的影响,刘伊寒一门心思出国,期待申请一所以社科、法律为特色的学校。

“我不喜欢填鸭式教育,我认为,教育是教学双方都热爱学业,切磋论辩。”刘伊寒语速飞快,“当然,我并不认为自己的教育是填鸭式的,但我想寻找一个更好的环境。”

辩论赛过后,她进入公立学校的轨道中,但学习状态却开始变化。“最大的变化,是从一名被动的学习者,变成一名主动的学习者。一旦有疑问,会提出来。”

她开始怀疑所有事,耳闻之事,不再听之信之,而是经过大脑的过滤。即使在学校里,刘伊寒同样有疑必问。使她惊喜的是,“老师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不开明”。当学生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,很愿意帮助。“尤其是我的语文老师,当我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,她会很耐心地解答,会引发讨论,促生许多新的观点。”

生活换了一种样子。她与小伙伴创建了一个法律公众平台,解释日常生活中的法律问题。申请阶段,在她给校方提供的10个活动里面,有8个活动,她都是领导角色。“其中法律、辩论比赛,做比赛,实习两个。去过营地,音乐的表演,做过首席小提琴手……这10个活动,都实打实去做的。”

刘伊寒还负责两个研究课题,其中一个关于“文脉”研究,她到南京做了调查。“看了文化脉络如何延续,有没有延续下去,有没有措施去保护。得到的结果不太乐观……”

高二上学期,她正式准备出国,这是一段疲倦的日子,她一手准备学业水平考,一手准备出国标准化测试。前一秒准备准备sat,后一秒切换到数理化的世界。“虽然很累,但我很有自信,并没有想过,失败会怎样。”刘伊寒说。

刘伊寒觉得自己准备充足:活动足够,人生阅历丰富,只要把标准化成绩做好就够了。高二的寒假过后,sat与托福,在文书上,纠结三个月。“说了说自己的活动,背景,心路历程。”

申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在ed轮,她申请了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,被拒绝。在rd轮次,申请了许多学校,最后被十所学校录取。其中有三所心仪学校,包括一所德国学校,南加大和minerva大学。“经过了一段抉择期。”刘伊寒如是说。

南加大赫赫有名,校友网络强大;德国学校严谨;minerva是一所新学校,却是刘伊寒眼里的“大神校”。她最后选择了minerva,理由是自己“太爱这个学校了”!

“我们4年需要去7个国家!第一年,旧金山;第二年,首尔、印度;第三年,德国、阿根廷;第四年,英国、土耳其。课程大纲也非常有挑战性。”

“你知道我们第一年学什么吗?”说到自己的新学校,她眼里闪光:“第一年基础:如何批判性思考,创新思考,有效沟通有效互动,每个人潜移默化地学习,但没有人教会这基本的事情。对一个学辩论的人。这些太吸引我了!就是我理想中的学校!”

以下是外滩君与刘伊寒的对谈,b=外滩教育 l=刘伊寒。

b:家庭对你的成长有影响吗?

l:母亲是一名英语教师,她喜欢音乐、阅读、哲学。我从4岁开始,就学了两门乐器,小提琴与中国长笛——母亲希望我“中西并通”。她很喜欢读书,家里七八个柜子,满满当当都是书。

我们的母女关系很特别,我妈妈不会看你的衣食住行,而是思维碰撞。我们会讨论社会问题、哲学问题、心理学问题。她不会觉得我是一个需要照顾的人,而是把我当成一个可以平等切磋的成年人。从五六岁开始,我们就会争论一些简单的问题,比如“这首歌的歌名是什么”、“讲了什么事情”之类的。

b:兴趣爱好,也受母亲的影响?

l:我喜欢音乐,也是受了她的影响。我音乐听得很杂,交响乐、摇滚都听。最喜欢的是一曲中世纪音乐sadeness,其中融合了德语、法语、拉丁语、古英语和法语。

b:英语是如何启蒙的?

l:说到英语,三分之一靠我妈,三分之一靠学校教育,剩下三分之一,通过参与辩论。小时候打个基础,我妈会扔一本新概念英语给我——“背去!”平时,我也喜欢背一背新概念,到现在还背得出来。我是10岁开始学英语的,并没有很早启蒙。

b:都说新概念英语过时了,你怎么看?

l:整本书都很好玩,都是些很有趣的小故事。书里说的事情,可能是过去的事,但文本本身,其中的写作艺术,并不觉得过时。写作的感觉、技巧、语法、讽刺性的幽默,非常有范儿。写作的时候,想到里面的句法,想到新概念里有这样的句子,拿出来引用,特别酷。

我特别喜欢的一篇文章,描述现代的画展,感觉很玄幻。我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历史的人, 我觉得历史挺好玩的,带给我厚重感——但真的去学,也会小小的枯燥。

b:对自己适合怎样的工作,已经有些方向了?

l:是的。比如,我喜欢历史,但历史研究不太适合我。我永远不会去学工科。文员,可能也做不来,精算师,可能也不会去考虑。

b:从小学了那么多东西,是不是觉得,有些东西挺浪费?

l:不会,基本都挺有用的。兴趣班都是自己要求的。唯一一样觉得没有用的,是毛笔字。毛笔字班在小提琴班旁边,觉得挺好的,让我去学一学,但没坚持。直到今天都讨厌。

B:平时有阅读习惯吗?

l: 哈哈,我阅读有怪癖,所有的书,不爱借,自己买,还要一个很舒服的环境,在一个很软的沙发上,陷下去。一本书拿起来,三五天就得看完。我特别喜欢有故事的书。

b:推荐两本喜欢的书?

l: 推荐是一件严肃的事……先推荐一本《当尼采哭泣时》,心理学奠基人是弗洛伊德的老师,而不是弗洛伊德本人,弗洛伊德的老师和尼采并不认识,但作者发现,两者有一定关联。他们有很多共同的朋友,并且完全有可能认识。作者写了一本书:假想尼采去那个人那里看病。尼采本身就是一大堆毛病,尼采去找那个老师,找他谈话——这就是心理咨询的原型,巧妙的社会概念、哲学概念,涉及两位不同学科的鼻祖……我觉得好厉害!

作者非常有想象力,虚构他们的对话。感觉他们真的存在,习惯,人物设计,在书中也不能更改,这两个人碰在一起——duang!多好玩。

b:读书会给生活带来改变吗?

l:读书对我最大的意义是,它能帮助我解决实际的问题。在书里承载了许多,人的一生都在里面,《百年孤独》,几代人,看完了,你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人生吗?

b:《百年孤独》看完了,还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人生。

l: 但是,有那么多书,这么多故事。最近在看余华的《活着》,很感慨。我常想,当他们碰到事情,他们是怎么是解决的。如果是我,我会怎么去解决?各种各样的时代,人生百态,都在里面了。

更多信息,关注微信公众号:外滩教育(id:tbeducation)